•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性奴隶 太后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0:38   


    「好啦!现在转过身去,把母狗淫荡的小穴对着主人!」 「是!主人!」太后顺从地转过身去,并把自己的屁股退到瘦头陀伸手可及的地方。「这幺自动呀?怎幺,帮主人服务的时候自己也想要啦?」 「是!主人!」 瘦头陀伸手抚摸太后的淫穴,发现她在为自己服务的时候,小穴就已湿答答的了。「真是只淫荡的母狗,光服侍主人的肉棒,小穴就湿成这样呀!」 「是!主人!」 「好,现在面对着主人,自己坐到主人的身上,用你的淫穴来服侍主人的肉棒吧!」 「是!主人!」 太后站了起来,分开双腿面对着瘦头陀,用她自己的手扶着他的肉棒,很快地吞进她早就湿透的淫穴里。「哦!主人的肉棒塞得母狗的淫穴好满!」 「自己活动自己的腰吧!」 「是!主人!」 太后扭动着她廿二吋的纤腰,专心地律动着,嘴里也开始呻吟着。「哦……哦……嗯……嗯……主人的……肉棒……塞满了母狗……的……淫……穴……哦……」 「母狗的淫穴也不错呀!夹得主人的肉棒好紧!」 「啊……哦……哦……嗯……啊……哦……哦……嗯嗯……主……人……母……狗……现……在……的……感……觉……好……好……哦……!」 「喜不喜欢主人的肉棒呀?」 「主……人,母……狗……好……喜……欢… …主……人……的……肉……棒……」 「想不想常常被主人的肉棒干呀?」 「哦……哦……嗯……嗯……想……」 「那要不要永远当主人饲养的母狗呀?」 「哦……嗯嗯……脚……奴……哦……想……永……远……让……主……主……人……饲……养……哦……嗯……」 「好呀!那主人就从今天开始收养母狗哦!」 「哦……嗯嗯……谢……谢……主……人……收……收… …养……淫……淫……荡……的……母……狗……嗯……啊……好……舒……服……」 「要记得你自愿成为母狗并要求主人收养你的,知道吗?淫荡的母狗!」 「是……啊……啊啊……主……人……哦……脚……奴……是……自……自……愿……成… …为……被……主……啊……人……饲……养……的 插好之后,瘦头陀命令她跟在后面自己爬着,就这样太后当着大臣们的面被瘦头陀象狗一样牵着,爬着回到了慈宁宫。「爬到我的前面来!」 太后安份地爬了过来,并跪在他的面前。「现在教你以后的问候方式及礼仪,要好好记住!知道了吗?」 「是!主人!」 「嗯!首先是问候方式: 一、见到我就要跪下并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寒暄到我说『嗯』为止! 二、寒暄后,将上半身俯下亲吻我的脚,并说『母狗脚奴向主人请安!』 三、以后不管我对你做什幺,你都要说『母狗脚奴谢谢主人的调教!』 知道吗?」 「是!主人!」 「嗯!很好!再来是礼仪: 一、以后在穿着方面,只准穿着膝上二十公分短裙,而且不准穿着内裤! 项圈每日戴着,不准取下! 二、不准跟别的男人有肉体上的接触! 三、要上早朝的日子里,早上上早朝前到我府上来找我检查,下班后自动到我府上等我;不上早朝的日子里,早上起床后就自己到我府上找我。 四、每日要保持自己身体的清洁,包含肛门和光脚丫的清洁!随时叫你的奴才们帮你把脚舐干净,供我随便玩弄,知道吗?」 「是!主人!」 瘦头陀慢慢地将问候的方式及奴隶应有的礼仪告诉太后,当他说完之后,便立即考试,只要她有一项记不清楚,瘦头陀就拿起鞭子在她的身上鞭打。“今天你不是要接见台湾郑克爽的夫人阿珂吗?” 太后点了点头哀求说:「是,主人。可是我能不能用走的过去?」 「谁能不能呀?」瘦头陀装傻地问。「母……狗……能不能用走的?」太后极不愿地说出「母狗」这个字眼。「狗走路不是都用四只脚吗?母狗当然也是一样呀!」 「母狗能不能站起来用走的去接受阿珂的跪拜行礼?」太后眼里流露恳求的眼神:「求你。」 「求谁呀?」瘦头陀斜睨着太后。「求主……主人您……」 「少废话,叫你用爬的就给我用爬的!」 「是……是的!主人!」太后还是屈服了。「哦!差点忘了母狗的身份象征─项圈!」瘦头陀拿来项圈戴在太后的脖子上,又在项圈的拉环勾上狗炼,就牵着 太后用嘴含着按摩棒,慢慢地插入阿珂的阴道里。「哦……!」按摩棒刚插入阿珂的阴道,阿珂就不自主地发出满足的呻吟。太后用嘴含着按摩棒的底部缓慢地抽插着;瘦头陀则插入太后的阴道内, 专心地抽插着太后。「哦……请……主……主……主人……用……力……插……死……淫……荡……的……的……母……狗……哦……」太后请求着。插完了太后,瘦头陀说:“阿珂你也给我当性奴,以后不管回答什幺,都要说『是,主人!』,知道吗?」 「是……主……主人……! 」阿珂回答后,头立刻地低了下去。瘦头陀把阿珂的上半身推倒,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她的淫穴在闪耀着银光。「阿珂,以后你的名字就是『媚奴』!知道了吗?」 「是……主人!」 瘦头陀把早已兴奋不已的肉棒插入阿珂的淫穴时,阿珂发出「哦!」的一声,愉快地享受着被肉棒插入的快感。「媚奴,从现在开始,你就跟太后一样,丧失了站立行走的权力,只要是在主人面前,你就只能跟太后一样用爬的,知道了吗?」 「是……主人!」阿珂恭敬地回答着。「现在我帮你戴上母狗的身份象征--项圈吧!」 瘦头陀去拿来另外一条项圈,挂戴在阿珂的脖子上,并在项圈上挂上了狗炼。「你跟太后还真是一对好姐妹呀!不单止一同成了母狗,还是一对母狗姐妹呢!」瘦头陀嘲讽着阿珂:「去把妳的好姐妹叫醒吧!」 「是……主人!」阿珂回答完之后,就爬过去摇晃着已经在地板上睡着了的太后。「太后……太后……起来了!」 「嗯……阿珂……?」太后看着阿珂。当她看到我手上拿着一条狗炼,目光慢慢地顺着链子移动,当看到链子的另一端正系在阿珂身上时,她楞住了。当她稍稍回过神来,却又看到阿珂的脖子上,也跟她一样戴着项圈时,她更惊讶了。「阿珂……你……怎幺……也戴着项圈?」 「因为她跟你一样也成为我饲养的母狗了。」 太后不敢置信地看着阿珂,阿珂轻轻地点了点头后说:「因为我很羡慕你能尽情地享受高潮,所以……」 「媚奴,过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