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母乳公主 新爱爱乌托邦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0:54   


    序章「这次应该还是会被拒绝吧……但也没办法。」 少年看着手里的钥匙串,下定决心。有些生锈的铁制钥匙,放在手上感觉比看起来更加沉重。脑袋想起待会要进行的重要任务,就紧张到全身颤抖,手也渗出汗水。(没事的……大家都睡着了,这种时间不会被发现的……) 少年用蜡烛当作照明往前走着。手里拿着的钥匙互相敲击,在阴暗地下响起金属摩擦的声音。这里是古雷吉王成人短视频分享秘密入口, 点此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国国境附近,军事大国——索托姆的监视城寨地下牢狱。索托姆这两天侵略了古雷吉王国。所以国境附近的这座城寨,关着一些敌国俘虏。原本这是永远照射不到日光的地下牢狱,深夜时分犯人们也都睡着了。所以靴子声听起来很响亮。紧张、恐怖、兴奋,几种感情互相混合,导致心情和呼吸都很激动。想到有可能会被抓到,双脚就不停颤抖,很想现在就立刻逃出去。(不过,不能这样默默看着啊……) 小时候就失去父母,自己孤独一人的少年,志愿是报效祖国军队。但因为出身平民,加上没有金钱,新兵只能成为这种边境城寨的看牢人。因为必须前往远方赴任,对于有家族的人来说,这种工作很不受欢迎,但对于生存下去就必须工作的少年来说,倒是高高兴兴前往了。自此之后他很认真负责这个工作。不过这样对同僚下药,偷偷拿出钥匙的行为,可是相当重罪。「很好,开启了……」 钥匙打开门锁那瞬间,少年吞了口口水。看到格子门里面那一对肩靠着肩、静静睡着的美少女,他瞬间就迷上了。两人都穿着跟一般人截然不同的高贵整齐衣服,在潮湿地下牢狱中,散发着明亮光辉。这种存在感简直像是荒野盛开的花朵。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刻,但看到眼前两位如此美丽的少女,他心跳加速完全看傻了。「……!是谁!」注意到不对劲后,一名少女睁开双眼。那双高傲有神的瞳孔瞪了过来。「啊、不……我绝对不是奇怪的人……」对少女们睡脸看傻了的少年,听到这个突然质问,也跟着大声回答。「光是索托姆士兵就够奇怪了!」少女那张仿佛艺术品的工整脸庞,愤怒扭曲同时大喊。看见少女全身模样,少年再次看傻了。就算只有阴暗地下的蜡烛光芒,那头修长金发依旧闪闪发亮,是相当漂亮豪华的波浪卷发型。加上那身高雅绢丝的红色礼服,有着一种截然不同的高贵气质。还有那件设计独特、中间呈现透明的裙子,可以看见修长美腿,大腿内侧感觉相当性感。而且礼服胸前大开,展现深邃乳沟,把布料往前撑出好大一部分的饱满乳房, 明显比同年纪少女大上许多。因为用束腰捆绑腰部,身体显得纤细,这更强调出胸部份量。由于少女挺直背脊抬高胸膛,那对发育过度的乳房,魄力继续增加,随着动作上下弹动。对于过着跟女性无缘生活的少年来说,这种画面实在太过刺激了。「不、不是的……我是你们的……」这名绝对令所有男人回头注目的成熟美少女,少年被她视线紧盯住,最后才挤出声音。「……嗯……玛莉,怎么了……唉呀,这位是?」另外一名少女眨着睡眼, 视线看了过来。「什么事都没有,姐姐。」 相较于那名个性高傲、一脸不屑哼着鼻子的美少女,这名才刚清醒的少女, 美貌又是另一种程度了。仿佛不知世上污秽的纯粹瞳孔,像是宝石那般美丽,肌肤如同初雪那样,白皙到带有某种透明感。金色长发比黄金绢丝更加艳丽,仿佛阳光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芒。少女拥有女性成长途中,含苞待放的身体,全身穿着以淡蓝色作为基础色调的高级礼服。跟少女本身的清纯气质相当搭配。胸部并没有像波浪卷发少女那样饱满,而是刚好符合这个年龄的程度,丰满胸部从礼服边缘透露几许肌肤,看上去十分有魅力。这种模样就像是传说中的妖精,全身都美丽到超出现实。「那个……我名字叫做亚奇拉,是来帮助你们的!」 「啊啊!真的吗?他说来帮助我们呢,玛莉!」少女浮现天使般的笑容,高兴抱住名为玛莉的少女。「姐姐,不能相信索托姆士兵说的话,肯定是要把我们带出去蹂躏一番的。」 「怎么会!你误会了!」虽然对方说得很难听,但亚奇拉能理解她说的话。亚奇拉的祖国——索托姆,近年不断对邻国展开侵略战争。而且这次连宣战都没有,就进攻了古雷吉王国,利用奇袭占领了边境城池,俘虏了王女姐妹。然后以这两人作为人质,打算强行让战况变得有利。也就是说,眼前这两名被俘虏的美少女,就是古雷吉王国的王女姐妹,丝提拉。莉莉。卡多玛莉提耶, 以及萝丝玛莉。莉莉。卡多玛利提耶。亚奇拉很厌恶祖 国的卑劣行为,为了帮助两人,才冒着危险夺走地下牢狱的钥匙。「那个……亚奇拉、先生……真的是来解救我们吗?」 「当然是真的!我无法容许这次索托姆的卑劣行为!而且你们两位相当危险……赶快一起逃走吧!」 少年拿着钥匙开锁,铁门发出沉重声音打开,他和少女们没有隔离了。「唉呀……谢谢!」 「等等,姐姐,等一下……随便听信蛮族很危险的……」 相较于表现出警戒的妹妹公主,丝提拉很高兴走出牢狱,然后绽放优雅笑容抱住少年。「哇哇!丝提拉殿下……怎、怎么……」 全身突然笼罩着高雅香气,胸膛附近有着柔软触感。亚奇拉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感受到女孩子的体温,惊讶到睁大双眼看着王女。「因为我太高兴了……很对不起,快点,玛莉你怎么了?快点快点……」丝提拉满脸通红,放开了亚奇拉。她肯定是被养育得像温室花朵吧。一点都不知道怀疑他人的纯洁公主,第一次被夺走自由,从恐惧之中解放出来,肯定是相当高兴,笑着对妹妹招手。「我还没相信你喔……」萝丝玛莉这么说着,踏着优雅脚步从牢狱走出来, 虽然礼服有点肮脏、金色卷发也出现紊乱,但那种优雅态度,就仿佛绘画般美丽。「真是的,玛莉还在说这种话?」 「我只是无法放下戒心,接下来怎么办呢?」丝提拉态度天真,不断要妹妹快点离开,但妹妹公主走出牢狱后,就双手交叉一动也不动。「外面已经准备好马车了,就这样朝古雷吉王都前进。」 「不会被谁看到?」 「我在守牢士兵和大门士兵的酒里面下药了。为了预防万一,我有带来护送犯人的文件,离开也不会被怀疑的。」 亚奇拉已经想好逃脱计画,萝丝玛莉相当惊讶,感到佩服睁大双眼。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也不得不相信亚奇拉,是认真要带她们逃走。「我知道了……请把我们平安无事带回去吧。」 「请多多指教呢,亚奇拉先生。」 姐姐低头道谢,妹妹则是高傲回话。姐妹两种对比态度,她们命运就扛在少年肩上了。「请往这边走… …」 「啊啊……真想快点见到母亲大人和城里的大家……」 「如果失败的话,我们可不负责任喔!」 三人走向通往地上的螺旋楼梯。第一章王家奶茶「啊啊……终于见到了……妾身的可爱女儿们啊!」 高贵淑女从装饰玻璃工艺和龟甲的王座上起身,跑向来到面前的少女们。「母亲!」 其中一人冲入王后张开的怀抱中,令外一人红着脸走过去。穿着纯白色礼服的美女,紧紧抱住两人。那一瞬间,谒见之间充满欢欣神色。「欢迎您回来,公主殿下!」 「没事真是的太好了……」 旁边的高官和骑士们,也跟着拍手祝福母女重逢。跪在当中的亚奇拉,抬头看着高耸天花板,深深感觉到自己跟这种地方的格格不入。宽广空间铺设了彩绘玻璃,柔和阳光照耀进来,地板中央铺上整条的红地毯。出现跟帮助王女逃走当时截然不同的紧张感,亚奇拉额头和背上满是汗水。从索鲁托城寨逃走,没日没夜驾驶马车连续走了一个星期。早上索托姆士兵发现王女们不见后,肯定会立刻追来,就算从深夜出发,马车跟马匹的速度,依旧不能相提并论,很有可能被追上的。所以少年刻意绕了些远路,选择大军无法一口气通过的山路,前往最近的古雷吉城寨。这个举动发生作用,一次都没遇到索托姆士兵,成功抵达目的地了。之后就由骑士团护卫,前往首都——贝鲁哈萨鲁。慢慢凯旋回城,最后得以见到女王。「听到被索托姆俘虏时,很担心你们是否还活着,真的、真的太好了……」 「母亲,很痛啊……」 女王擦拭眼角泪水,不断用脸颊摩擦女儿们,因为在重臣们面前,对于女王的爱情表现,王女们也觉得很害羞,但母女相见仍让她们高兴地紧咬牙关,拥抱一起。亲眼看到这一幕,护卫们有人深受感动,也有人当场流泪了。只要是敌对势力,面对女孩子也不会手下留情,这就是索托姆军队的行事风格。一般人就算投降,还是会施加许多残酷行为,这点相当有名。王女们被这种声名狼藉的国家俘虏,最后能够平安生还。以身为母亲的女王为首,古雷吉人民每人都是高兴不已吧。「真的很担心你们……」 「母亲,非常抱歉,是亚奇拉先生帮助我们了喔!」 「就贱民来说,算是做得不错。」 母亲原本用脸颊摩擦着女儿们,但立刻换成凛然表情,丝提拉。莉莉。卡多玛莉提耶,以及萝丝玛莉。莉莉。卡多玛利提耶,视线一起看过来。突然听到自己名字,少年连忙跪好。「万分惶恐……」 就算自己是其他国家的人民,如果擅自跟女王对话,很可能会被送进监牢, 亚奇拉光是挤出声音就很辛苦了。老实说,把王女带到古雷吉城寨后,自己任务也告一段落了。但不知为何, 丝提拉希望他能一起同行,毕竟自己不可能再回去索托姆,就随口答应。现在后悔也太迟了。自己至今见过的高位之人,也只有牢狱队长这种乡下人,关于公开场合,面对高贵之人,甚至是王族的接待方法,根本是一无所知。在牢狱跟王女们对话当时,脑袋只拼命想着如何让她们快点逃出来而已。「妾身作为本国国王,以及身为一名母亲,还没亲口道谢啊!」 看着全身僵硬的少年,一国之母微笑以对。但亚奇拉头都摩擦到地毯了,没能力观赏女王脸庞。「请问名字是?」 「是,我叫做亚奇拉。」 「那么,亚奇拉,抬起脸来。」 亚奇拉虽然很想照做,但紧张僵硬的身体却是无法活动。「但、但是……」 「不必畏惧。来人,奖赏给女儿们的恩人。」 女王把丝提拉和萝丝玛莉放开后,落落大方回到王座。少年战战兢兢抬起头,侍女们接连拿来金条、宝石箱、绢丝衣服。「这、这些东西……」 亚奇拉绝对不是为了得到回报,才帮助王女们的。只是厌恶祖国的非人道处置而已。但就算敬谢不敏,女王也不会同意。「不必顾虑喔。你帮助了妾身女儿,却什么奖赏都不接受的话,妾身可是会被全国上下取笑为吝啬女王的。」 「谢谢……倍感光荣……」 如果再不接受,反而会显得失礼,对这些牢狱士兵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大量金 钱,少年再次用头抵着地毯。「接着,既然女儿们都平安无事回到妾身身边,今晚就召开盛大宴会吧。」 亚奇拉想说这些已经是相当优厚的奖赏,但女王又说出无法置信的言词。「当然亚奇拉也要参加。在准备完成之前,妾身泡杯好茶招待你吧。席莉丝, 就拜托你带领亚奇拉了。」 「咦……?」 女王挂着优雅微笑摇动羽扇。「呀,这真不错,母亲,我也可以参加吗?」 「索托姆人民……而且是这种贱民,真的要让他参加茶会!?」 女王的邀请,王女们出现互相对比的反应。最重要的亚奇拉,则是整个人呆住,还未理解过来。「当然喔,因为妾身还没听到,你们是如何逃离索鲁托的。」 女王说完这句话,心情愉快离开了谒见之间。后面跟着相当高兴的丝提拉, 以及摆着臭脸的萝丝玛莉。「亚奇拉先生,请往这边。」黑发女仆走了出来,对呈现恍惚状态的少年行礼。眼前是难以置信的光景。离开谒见的房间,一起往能够清楚欣赏王城腹地的阳台移动,这里是高官都不允许进入的王族私生活领域。高塔最上方的延伸空间,灿烂阳光照耀下来,凉爽春风轻抚脸颊。「呵呵,这里很安静吧?请放松一点。」 阳台放置一张圆桌,亚奇拉跟克莉丝蒂娜女王陛下面对面坐着。身边还有两名王女同席。「是、是、是是是……」 虽然说要亚奇拉放松一点,但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距离太近了。「亚奇拉,可以放轻松喔。」 因为太过紧张,就算丝提拉温柔说着,但声音根本是左耳进右耳出,脑袋无法接收。「真是的……为什么我非得跟索托姆的人……」萝丝玛莉虽然嘟着脸颊抱怨, 但椅子位置比姐姐更靠近少年。「不能对恩人说这种话。如果没有亚奇拉的话,现在就……真的很谢谢你。」 「……呜!」 跟面露温柔微笑的王女对上视线,亚奇拉以为自己心跳快停止了。远远看就认为是个美人,此时是近距离看到这位传说是大陆第一美人的女王, 美丽到难以直视。今年三十二岁。三年 前身为丈夫的前任国王逝世,目前是个寡妇。但外表年轻到说只有二十岁,一点也不夸张,怎么看都不像是拥有两名妙龄女儿的母亲。纯白礼服大胆露出肩膀和乳沟,裙子皱折左右分开,软绵绵的丰满大腿能够清楚看到。戴着发饰的长发相当漂亮,丰盈嘴唇像是红宝石的颜色,纤细肌肤仿佛水晶那般有着透明感觉。而且腰部相当苗条,但臀部和大腿曲线却很柔和。贴着薄薄绢丝礼服的身体, 肉感恰到好处,前凸后翘彰显着成人的性感气息。仿佛能够包容一切的慈母尊容,让人难以直视,但少年低头时,视线却被吸住了。胸口大开、像是叫人尽情观赏身体曲线的礼服,可以看到深深乳沟,巨大乳房感觉随时都会蹦出来似的。萝丝玛莉的胸围尺寸,已经足以称为巨乳了,但这种至少比萝丝玛莉还要大上两个尺码的超大乳房,称为爆乳也丝毫不为过。虽然外表像是圣母一般的淑女,丰满身体却洋溢着性感气息,强烈主张身为女性的证明。对于没有恋人、也没有母亲记忆的处男少年来说,即使知道这很不敬,视线却离不开那对充满魅力的果实。「这么说来,骑士团他们都很称赞你喔。故意绕道山路,走了远路吧?是知道如果一开始就以古雷吉为目的地,很快就会被追上吧。」 「啊,是的!啊、不……只是刚好想到……」 虽然其他人已经看习惯了,但女王那种一点都不在意对方不敬的眼神,展露微笑的声音,令亚奇拉回过神来。「不必过度谦虚喔。因为你的计策,才得以拯救妾身的女儿们,以及整个国家的未来。」 从城寨逃走隔天,国境附近好几次出现索托姆军队的慌张动静,侦查兵是如此报告的。当然他们并没有发现王女,也没有特地引发战斗。这种毫不吝惜的称赞,令亚奇拉相当高兴,却也紧张到说不出话。「是这样啊……亚奇拉真棒呢。」丝提拉双眼闪闪发亮,佩服得叹了口气。「所以才需要整周都在马车上,腰酸背痛了。我还是第一次搭乘这么不舒适的马车。」 「那是……很抱歉……」 跟王家高级马车的舒适度相比,未免强人所难了。那时根本不 可能管马车好坏,只能用避免他人起疑的囚犯用马车离开城寨附近。在那种边境地带,出现王族专用马车才更加奇怪,但少年没有多做反驳,只是低头而已。「没、没什么……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不说这个,茶泡好了吗?」看到恩人低头,妹妹公主语气变得慌张,改变话题。「也是呢,先喝杯茶吧。席莉丝,给亚奇拉一样的。」 「是,我知道了。」 女王拍了拍手,女仆们把茶具运来阳台边。然后带领少年前来的黑发女仆, 依照顺序替克莉丝蒂娜、丝提拉、萝丝玛莉的茶杯倒入红茶。亚奇拉前面也放着同样茶杯,但里面是空的。「亚奇拉先生,失礼了……」 名字叫做席莉丝的侍女,双手拉着裙摆行礼,然后双手放到黑白两色作为基调的女仆服胸前。拉下胸前衣襟,露出穿着胸罩的乳房。「咦?咦咦咦咦咦咦!做做做……做什么呢!?」原本还在想着用王族茶具喝茶,会不会有问题的少年,看到女仆突然脱掉衣服的举动,立刻结结巴巴喊着。「现在由我替您倒茶,请稍待一下。」 「茶、茶……?」 黑发姐姐没有任何犹豫,手掌自然滑开胸罩,露出半边乳房。乳房形状相当漂亮,前端尖尖的粉红色乳头,也不吝惜地展现眼前。(胸、胸部……女性的胸部……) 亚奇拉还不晓得到底怎么回事,嘴巴呆呆看着此生第一次亲眼目睹的裸露乳房。女仆乳房形状呈现碗形,越看越觉得美丽。光是这样看着就让心跳加速,很不可思议的,心中出现某种幸福感觉。「席莉丝,先等一下。亚奇拉是特别的客人,果然还是要由妾身直接来。」 「我知道了,陛下。」女仆用迅速动作重新穿回胸罩,把胸口衣襟拉好。然后拿出一个新茶杯,放在克莉丝蒂娜面前。「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母亲提供母乳吧。」 「什么话呢?他可是女儿们的救命恩人喔。由身为母亲的妾身道谢,是理所当然的!」 女王说得一点犹豫都没有,伸手挪开白色礼服的胸口布料。「咦、咦……那、那个……」 亚奇拉无法理解现况,只能呆呆看着,目睹淑女以优雅动作 脱掉白色礼服。柔柔指尖滑过薄薄绢丝布料的胸口部份,跟圣母形象形成显眼对比、藏在性感黑色胸罩里面的丰乳弹了出来。(哇、哇!女王殿下的、胸胸胸……胸部!超、超大的……) 克莉丝蒂娜身为三十二岁的女性,成熟乳房满是浓浓的媚惑气息。少年下意识紧紧盯着,用高级蕾丝装饰成蔷薇模样的胸罩。正确来说,应该是盯着里面那对仿佛椰子般的沉重果实。乳房水嫩嫩摇晃,感觉软绵绵的,虽然知道这很不敬,亚奇拉却有着想摸摸看的强烈冲动。席莉丝的胸部相当美丽,但女王胸部却是能够完全唤醒雄性本能的魔性乳房。「唉呀唉呀……虽然妾身已经不年轻了,但这样紧盯着看还是会害羞呢。」 女王话是这样讲,但却任由亚奇拉大饱眼福,慢慢把胸罩拉下来。「啊……」亚奇拉下意识感叹出声。前端不能抵抗重力稍微外扩,但这种尺寸简直跟西瓜没两样了。不如说大成这样,却还能够保持形状的完美曲线,膨胀乳晕的中心点,却仍然保有粉红色的坚挺,就算说是奇迹乳房,也一点都不为过吧。肌肤仿佛牛奶那般光滑,光看就知道手感肯定相当舒服。要保持这种美丽, 必须付出对等努力,以及大量金钱吧。果然是超高级乳房。「那就立刻准备母乳罗……」 「母乳!?该不会……?」 「如你所想喔。古雷吉女性到了一定年龄,就会自然分泌母乳。利用自身母乳招待客人,是淑女必备礼仪。反过来说,如果女人不能以母乳招待客人,就没有资格称为淑女。」 克莉丝蒂娜十指陷入足以称为爆乳的乳房,像是挤牛乳那样,亲手揉捏自己乳房。「是、是这样啊……」 亚奇拉脑袋一片混乱,双眼紧盯女王殿下的乳房。王女们则是以优雅姿势, 把茶杯送到嘴边,品尝红茶。「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若是要招待最为尊贵的贵宾,自然就是现场挤乳。」 察觉到少年脑中疑问,女仆开口说明。原本以为这只是开玩笑,但女王身份不可能说谎的。「当然只限于特定贵宾。既然亚奇拉是女儿们的恩人,这就是理所当然的。」 「非、非常谢谢您……」虽然对方说得很自然,但亚奇拉还是惶恐低头。总之晓得这是欢迎自己,但文化差别实在太恐怖了。「嗯……哈啊……」 才刚稍微放松,耳边就传来女王的喘息声音。女王脸颊微红,在异性面前裸露乳房双手搓揉的模样,让亚奇拉讶异不已。「啊啊、出来了……要立刻喝掉喔……」 女王的雪白乳房染上一层樱红,而且中央部位的乳晕,以及乳头似乎都膨胀变大了。「嗯!啊、哈啊……出来了,妾身的母乳……出来很多呢……要仔细看着喔……啊啊……嗯!」 美女把乳房稍微挪向前方,对准前方的茶杯。才刚看到粉红色乳头前端流出白色水珠,下一刻就气势汹汹喷出母乳了。「咻噜、咻噜……咻…………」 女王双手揉捏乳房,同时拎起茶壶在茶杯里倒入红茶,一条美丽白色飞沫被茶杯吸了进去。「哈啊、母乳出来了……不行、停不下来……」 巨大乳房不断分泌母乳,很快就流满整个茶杯。「……哈啊哈啊、请、请用……亚奇拉,可以了喔。」 母乳大量注入茶杯后,黑发女仆立刻用手帕擦拭克莉丝蒂娜的乳头,以及桌边飞散的乳珠。「不愧是母亲……真完美的示范。」丝提拉佩服的睁大双眼。「呵呵……这是理所当然的喔,两人也要努力加油。」克莉丝蒂娜直接看着女儿们的礼服胸口。「我知道了。」 就算说是成熟女性的礼仪,王女们也不可能随意请人享用母乳吧。亚奇拉还在思考时,席莉丝把刚刚的茶杯拿过来,放到他面前。「请用,亚奇拉先生。王族现挤母乳特制的王家奶茶,这比任何山珍海味更加美味。」 「是、是的……」 总觉得莫名光荣,但亲眼看到女性乳房,到底该高兴还是害羞?亚奇拉脑袋无法正常思考了。没跟女性有任何来往,当然也未曾亲吻过的处男少年,要他立刻喝下母乳奶茶,这个考验等级实在太高了。「唉呀,怎么了?」 亚奇拉交替着看着奶茶和女王的脸,淑女歪着头感觉奇怪。「啊、不……因为我是第一次品尝女性母乳……」 「原来如此,不必客气喔。」既然这是此国最尊贵的礼仪,不喝就太失礼了。「我、我品尝了……」 少年下定绝心,战战兢兢把茶杯运往嘴边,一口气喝光。甘甜顺口的液体滋润喉咙。「等等,这个喝法一点都不优雅呢……」 「对、对不起……」 「不用在意喔,不愧是男孩子,很有个性的喝法。」 萝丝玛莉不太满意的叹了口气,但美女却没打算怪罪,小指掩住嘴边笑着, 「好喝吗?亚奇拉。」 「是……谢谢您。」 「这样啊,这就太好了。」 第一次饮用女性母乳,没有细细品尝味道,但依然很美味。丝提拉听到这个率直感想,像是对方称赞自己似的高兴笑着。这种天使般的笑容,让亚奇拉嘴角也跟着放松。「真是的!立刻就笑得这么开心……」波浪卷发王女不太高兴的转过头,把装有红茶的茶杯送向嘴边。「呵呵,能高兴就比什么都好,要再来一杯吗?」 「再、再来一杯?」 「没错,直到满意为止,可以多喝几杯喔!」 如果想再喝奶茶的话,代表女王又要揉捏自己乳房吧?这样就能够再次看到乳房了…… (哇!我在想什么啊!) 亚奇拉立刻抹消冒出来的妄想,连忙假装平静。「难道不好喝吗?」发现少年没什么反应,女王原本伸向礼服胸口的手停了下来。「不,相当美味!希望再来一杯……」看到美女悲伤皱着眉头的瞬间,少年连忙大喊。「唉呀,这么高兴啊,母乳也会感到光荣喔!」 国母浮现温柔笑容,再次揉捏乳房。对于即将开始的揉乳剧情,亚奇拉自然满是期待,视线自动飘向装满母乳的乳房。「再来一杯肯定是另有所图!别摆出那种下流眼神。」 「真是的,亚奇拉……还没喝到母乳之前,请先跟丝提拉聊天。」 发现亚奇拉死盯着母亲挤奶,王女们不太高兴的嘟着嘴唇。「呵呵……没关系喔,还有很多时间的。不用客气请尽管享用……」 女王说着客套言词,以性感动作抬起乳房揉捏,少年的下流视线紧盯自己, 似乎令克莉丝蒂娜更有干劲了…… 听到王女姐妹被索托姆俘虏,古雷吉人民肯定都认为她们无法活着回国了。因为索托姆的残酷可是人尽皆知。但却因为一名少年的勇敢行动,经过一周后平安回国。为了庆祝王女姐妹回国,以及称赞勇敢少年,王城召开了豪华晚宴。王城打开了粮食仓库,国民们尽情享用食物和美酒。各处都是赞美卡多玛莉提耶王家的歌声,首都——贝鲁哈萨鲁陷入祭典气氛。光是参加克莉丝蒂娜和丝提拉她们的茶会,就让亚奇拉感到惶恐了,却又听到希望他参加自助餐晚宴。虽然慎重拒绝,但女王和王女们立刻否决他的抗议。原本穿着轻装铠甲和脏衣服的少年,被女仆们强制换上绢丝礼服,带往王宫大厅。踏入会场那瞬间,亚奇拉几乎吓破了胆。不只有高官和骑士团的人,连国内有力贵族都带着儿子前来参加,但所有人都中止聊天,拍手欢迎邻国的年轻人。「来,今晚的主角登场了。替妾身和女儿们、以及古雷吉人民取回笑容的这位年轻英雄,请各位不要吝惜掌声!」 王座上的克莉丝蒂娜刻意起身高喊,很快响起如雷般的掌声。坐在两旁的丝提拉和克莉丝蒂娜也站起来,用优雅动作鼓掌欢迎少年。王族主办的宴会中,最晚登场之人就是最重要的贵宾。被超过上百人的绅士淑女围着,对于本身完全是庶民的亚奇拉来说,几乎想拔腿就溜了。「亚奇拉,真的很谢谢你,今天请好好享乐喔!」发现亚奇拉站在入口不动, 姐姐公主靠过去对他说话。「您是亚奇拉先生没错呢!可以的话,能跟我跳一支舞吗?」 「啊,偷跑太狡猾了!」 光凭出身索托姆这点,这些人应该要敬而远之,但好奇心旺盛的贵族女儿们纷纷集中过来。少年周围挤满人之后,宴会再次开始。「不……行,首先要和我跳舞喔,亚奇拉。」 「咦、咦咦!?可、可是跳舞……」 少年们被贵族少女们推挤,丝提拉抱住了他的手腕。柔软触感忽然压在手腕上,全身笼罩在香气中。(丝提拉公主、胸部……胸部碰到了啦!?) 突然被公主抱住,亚奇拉惊讶万分,导致无法善加回应。王女却一点都不在意,天真的继续靠着。「两位看起来,很像热恋中的爱人呢!」 「我也这么想呢,很相配喔!」 贵族女儿们纷纷起哄,跟贱民一起被看成恋人,对王女来说肯定大失威严吧, 亚奇拉连忙看向丝提拉的表情…… 「真是的……怎么办呢……我们很相配呢,亚奇拉?」 金发少女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双手捧着红红脸颊,扭动腰部精神满满的样子。「来,亚奇拉,一起跳支舞吧。」丝提拉不知为何心情好到极点,面对少年, 双手拉起裙摆行了一礼。「等、等一下……我、我不会跳舞啊……」 参加这场盛会的特权阶级,当然会跳社交舞,但一跃龙门成为英雄的少年, 本来是看守牢狱的士兵,不可能有这种潇洒兴趣,看起来就是没跳过舞。「这样的话就由我来带舞,不必担心。」王女高兴微笑,拉着亚奇拉的手, 来到大厅的正中央。手掌温度和指尖触感都传了过来,让亚奇拉心跳猛然加速。已经有好几组男女正在跳舞,但现在加入的话,很容易就能发现亚奇拉根本没跳过舞吧。亚奇拉倒是不在意自己出现遭人耻笑的丑态,但可不能让身为王女的丝提拉跟着丢脸。「丝提拉公主,我备感光荣,请别在意我这种粗人,请您尽情享受宴会。」 「咦、亚奇拉……?」 亚奇拉脑袋拼命思考绅士用词,在这里亲吻对方手背,应该符合礼仪,但怎么想自己都不是这种角色。为了不过度失礼,亚奇拉深深低头道歉,然后当场逃开。原本亚奇拉以为自己躲到会场最不显眼的角落了,这次却被重臣和贵族们围着。「唉呀,年轻人可真勇敢啊。」 「放着这种勇敢年轻人逃走,看来索托姆国运也撑不久罗。」 「哈哈哈!老夫可以高枕无忧了啊。」 接着骑士团干部和宫廷音乐家,也一个一个对少年说话,请求握手。虽然想要逃走,但周围人们可不允许。男人们大喊英雄、救世主之类的言词起哄着,女性也像是看到什么权贵那样,纷纷前来聊天和邀请跳舞。(我没有这么伟大啊……) 被一大群人围着,亚奇拉进退无路,只能紧绷表情摆出笑脸聊下去。「等等,亚奇拉,没来跟我说句话,是不是有些失礼了?」 所有人一起看往声音方向。留着美丽波浪卷发型的金发少女,很不高兴地交叉双手。发现王女来到这里, 刚刚那些绅士淑女立刻让开一条路,恭敬行礼。「我想喝一杯香槟,可以帮忙拿过来吗?」 「是,是的,我立刻去。」 本来让客人拿饮料过来是很失礼的,但对方身为王女,自己只是个平民。亚奇拉连忙跑向女仆,拿着香槟回来。高傲王女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没有之前那种紧张气氛,少年安心叹了口气。「让您久等了,香槟。」 「谢谢!绅士最重要就是不能忘了关心淑女……亚奇拉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真是的,都忘了自己的身份……」 萝丝玛莉接过酒杯,却没有浅尝几口,而是立刻对走过旁边的女仆,再拿来一杯香槟交给少年。「刚刚那种慌慌张张的模样很不好看喔!既然你是帮助我们的英雄,就该挺起胸膛才对。」 「就算这么说,我还没习惯这种场合……」 「既然如此,就待在我身边吧,这样好事者就不会靠近了。」 王女不知为何,用手指卷着头发把头转向旁边。应该是替原本与社交界无缘的少年感到担心吧。实际上,也没有人会不识相,敢对王女插嘴。(萝丝玛莉公主……是为了帮助我啊……) 从见面以来一直都是高傲态度,对于她替自己担心,亚奇拉相当高兴。他心怀感动看着王女,那双红宝石般的视线飘开了。那一瞬间好像有些呆住,萝丝玛莉脸越来越红了。「话、话说回来,享用过料理了吗?你应该喜欢肉吧?那我立刻吩咐下去… …」 「哇哇哇!怎、怎么了……?」 像是为了掩饰害羞,第二王女抱住亚奇拉手臂走着。手臂完全埋入少女那对完全超乎同年龄尺寸的爆乳里面,满满都是乳房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从逃脱那时,亚奇拉根本不敢想像会有这种时候,萝丝玛莉对自己表现善意, 感觉很奇特。「等等,有听我说话吗?那边有美味的肉类料理……啊!」王女说到一半就卡住了。视线越过少年,看向他的背后。亚奇拉也跟着回过头去…… 「亚奇拉,有好好享受吗?已经被我家的玛莉抓住了?比想像中更快呢!」 女王手里拿着酒杯,和女仆一起展现优雅笑容。少年连忙挺直背脊行礼。「让、让您误会了……万分惶恐……」 「唉呀唉呀,是吗?但这样揽着手,客观来看很适合呢!」喝过酒有些脸红的女王,看着女儿和恩人。「才……才不是这样!我只是要带亚奇拉到那边的桌子而已……没有其他想法喔!」听到母亲开玩笑,萝丝玛莉全力否定,连忙放开了亚奇拉,脸转到一边, 很不高兴地嘟起脸颊。「真是的,亚奇拉……只有把我排除在外,太过分了!」 丝提拉发现少年后,立刻走了过来。因为刚刚拒绝跳舞,导致平常都满脸笑容的王女,此时嘟着嘴唇。「不,排除在外什么的……」 第一王女有些恨恨的视线,令亚奇拉语无伦次,拼命思考如何解释。但这种状况下,总不能说自己被萝丝玛莉拉走吧。(饶、饶了我吧…………) 原本不想引人注目,但此刻视线又集中过来。毕竟亚奇拉被女王和两位王女围着。「这次要跟我跳舞喔!」 「姐姐,您是认真想跟索托姆的人跳舞?姐姐总有一天要继承这个国家,不谨慎一点行动会令旁人困扰的。」 丝提拉和少年之间,再次被妹妹公主分开。「为什么我和亚奇拉跳舞,会令旁人困扰?啊,我知道了,玛莉也想和亚奇拉跳舞对吧?真是的,按照顺序来不就好了?」 「什!为、为什么我要跟他跳舞!」 「唉呀唉呀,不能吵架喔!」 姐姐感到讶异歪着头,妹妹则是满脸通红反驳,母亲则是相当高兴,手拿酒杯看着她们。「哈啊、真快乐……」 亚奇拉进入准备好的房间,倒在床上。被高贵人群围绕,疲劳度可不是闹着玩的,参加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晚宴,结束后就是好好睡一觉。想说就这样直接睡着,此时房间传来敲门声。少年连忙起身回应。「失礼了,我来替您更衣。」进入房里的女仆,深深行了一礼。「咦,你是……?」 那张脸很有印象。参加克莉丝蒂娜茶 会时,打算先挤出母乳的女仆。王城有许多女仆,但她常在女王和王女们的身边。「是,我是担任女仆长一职的席莉丝。」黑发黑瞳的女仆拉着裙摆行礼。因为背脊挺得很直,这种完美的工作态度,让人感觉到女性氛围。看上去年纪大约二十多岁,没有涂抹任何化妆品,但是气质高雅,加上具有工整五官的脸庞,美丽到不需要那些多余东西。身材瘦高纤细,肌肤保持得相当细致,是具描绘出完美曲线,相当有女人味的身体。女仆服设计得很合身,没有任何饰品,胸前大开露出软绵绵的丰满乳房,裙摆和过膝袜之间,可以看到秾纤合度的大腿,全身上下相当性感。「这、这是……要给我的……?」 因为跟这么漂亮的大姐姐,在房间里两人独处,令亚奇拉心跳加速紧张不已。「是。您今天可能已经很累了,我认为或许可以替您按摩。」 「这样太麻烦你了……」 「亚奇拉先生是相当重要的客人,让客人感到高兴,这就是女仆的工作,请您不要过度在意。」席莉丝挂着满脸笑容,靠近坐在床上的少年,像是打算凑近双腿间似的弯腰。「咦……怎么……?」 以为是揉肩膀或腰部,这种姿势是怎么回事?弄不清楚女仆意图,亚奇拉浮现疑惑表情。「这当然是按摩。我会好好侍奉的……」 女仆这么说后,突然隔着裤子抚摸下半身。「咻、咻、咻……」 就算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纤细手指的温度,肉棒立刻在裤子里面形成半勃起状态。「等、等等!突然这样是要做什么!?」亚奇拉慌张起身,但大腿却被压着无法移动。而且下半身出现前所未有的快感,让他像是被钉住似的,手脚都失去反应。「既然是按摩的话,自然就要这么做。请尽管交由席莉丝就好。」女仆说得理所当然,然后脱掉长裤。「不、不要!做这些事不会有问题吗!?」 「但是,亚奇拉先生的这里已经……」 内裤都被拉了下来,里面已经开始慢慢变硬了。席莉丝用手握住,慢慢上下摩擦,女仆长的技术可以说相当好。跟刚刚隔着布料不同,这次女仆手掌直 接触碰,下半身传来指尖细细滑滑的感觉。「请别关心我的反应!」 「这点不可以!亚奇拉先生是王女殿下的恩人。虽然这很不得体,但陛下已经下达命令,请让我侍奉您。」 这种事情只有恋人才能做,抱持这种处男想法的少年,没办法坦率接受女仆。本能是很有兴趣,但理性很难接受这种未知行为。但少年动摇之时,下半身已经裸露出来,席莉丝的脸埋在胯下,手掌紧紧抓住。心里很想顺从女仆的诱惑。「但是,你讨厌的话最好还是不要……」 「讨厌什么的,才没有这回事!我是自愿照顾亚奇拉先生的。您不顾危险救出丝提拉殿下和萝丝玛莉殿下,我相当尊敬您,侍奉行为跟陛下的命令没有任何关系!」女仆表情十分认真,漆黑瞳孔注视少年继续说道,「还是说,您不喜欢我这种缺少性感的女生吗?如果您对席莉丝不满意的话,虽然感到很可惜,但我可以去请别人来……」 女仆拼命诉说好感,表情出现悲伤沉闷。看到这种表情,亚奇拉心中出现罪恶感,反射动作死命摇头。「怎么会……我没有任何不满意!」 「这样的话,请您好好享受。」 女仆笑得很高兴,手指拉开女仆服的胸襟部份,接着粉红色胸罩也一起拉下。白天还有女王在场,此刻只和席莉丝两人独处了。(咕噜……) 亚奇拉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女仆拿开撑住胸部的布料后,呈现漂亮碗形的乳房裸露出来。(哇……又看到席莉丝的乳房了……) 参加女王茶会时,只稍微瞥见这对胸部一眼,这次则是毫不吝惜展现眼前。违抗重力往前挺出的乳房,前端已经变得又硬又尖,强调出自我存在感。下流视线紧盯胸部,令席莉丝感到害羞,脸有些红红的,但却像是要亚奇拉尽量观赏似的,挺直背脊送出乳房。「让贵宾饮用母乳,是最尊贵的礼仪,但现在是献给最重要的英雄,最为特别的服务,请您尽管享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