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舰C-爱宕的黑暗婚礼恶堕女王的诞生Ntr】

    发布时间:2020-06-23 00:02:28   

      「这真的,不是梦吗?」
      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爱宕的站在海边的悬崖之上。站在她对面的,是并肩
    作战,出生入死的提督大人。
      随着海风,爱宕的金色长发挥舞着,飘扬着,跟着海浪一同起伏。
      「提督大人,这真的,不是梦吗?」
      双手被提督大人紧紧握住,火热的掌心里正渗着甜蜜的汗水。
      「这是真的,爱宕。」提督大人张开双臂,紧紧拥住眼前的泪人,「这个假
    期,是不是,很惊喜?」
      爱宕埋在提督大人的胸口,眼泪蹭在西装上,落下一条条晶莹的痕迹。
      「你愿意,嫁给我吗?」
      提督大人从上衣兜里取出早就备好的戒指,单膝跪在爱宕身前。
      「我……我!!!」
      然而,还没得激动地爱宕说出那两个字,身后的大海忽然掀起滔天巨浪,巨
    大的爆炸声随之而来。
      「呀哒呀哒,真是美好的爱情呢,都被快被感动哭了。」
      水花散去,只见一个紫发红瞳,身着黑色胶衣的少女,悬浮在空中,身边两
    挺扭曲的火炮,正张着嘴,滴着黑色的粘液。
      「深海栖舰?!怎么可能,这里明明是安全区!?」
      虽然来敌身份不明,但那身污秽邪恶的气息,爱宕一眼就认出,是深海栖舰。
      「哎呀,爱情真是种充满活力的东西,我们这些死物,真是享受不来呢。」
      忽然,从爱宕和提督身后,冒出一个阴冷的声音。
      「什么时候……啊!」
      爱宕还没来得及展开武装,便被一张漆黑的粘腻捕网罩住,黑网不断吸收着
    爱宕的体力,爱宕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瘫软,无能为力。
      「提……提督……大人……」
      昏迷前的爱宕,眼中看到的最后景象,是被黑色触手紧紧缠住的提督。而当
    她醒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被突然袭来的深海栖舰带回了神秘的海底监牢。
      「这是……哪里……啊……!!」
      爱宕幽幽醒来,试着动了动酸痛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牢牢锁住,
    寒光四射的镣铐禁锢着爱宕白皙的身体,寒意不断侵蚀着爱宕的身体。
      「好冷……不对……啊啊啊!!!我……我的衣服呢!!」
      爱宕一低头才发现,不仅是那身洁白的婚纱,就连自己贴身的内衣内裤,此
    刻都荡然无存。自己白嫩的娇躯,彻底暴露在这空旷的监牢里。
      「哎呀,醒来第一件事居然是找衣服,看来你和你的提督大人之间的爱情,
    虚伪的很嘛。」
      伴着高跟踏地的哒哒声,爱宕终于近距离看清了掳走自己和提督大人的敌人。
      「呀嘞,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你可以叫我,黑夜姬。哦,我就是你们说的,
    深海栖舰哦~ 」
      白发的少女走到爱宕面前,用自己鲜红色的指甲划动着爱宕柔嫩的身体。指
    甲从爱宕的脖子慢慢滑下,在爱宕的肩窝里来回打转,最后滑到爱宕的粉嫩的乳
    头上。指甲扣在柔软的乳头中间,用力按下,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
      「嗯啊!」
      爱宕别过头,红着脸,嘴里发出一声抗拒的轻哼。
      咚。像是什么东西被摔了过来,爱宕微微张开眼,才发现是自己心爱的提督
    大人。
      「大人!呜呜……提督大人……是爱宕没能保护好您……」
      看着浑身是伤,昏迷不醒的提督大人,爱宕眼里迸出晶莹的泪水。
      「喂,黑夜姬,搞快点啦,大人还想看看实际成果呢。」
      牢房之外,忽然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爱宕转头看去,来着却是在身体
    左右,各有一只喷气机翼。
      「喏,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新生的妹妹,黑翼。」
      「嘁……」
      黑翼不以为然,从旁边拿起一桶冷水,淋到了提督大人的身上。
      「啊……咳咳……」
      冲淋之下,提督大人从昏迷之中慢慢醒来。
      「这是……爱……爱宕!!你……」
      「不要看……呜呜……提督大人……不要看……」
      提督大人痛苦的闭上眼,爱宕则是羞愤交加,连白嫩的身体都慢慢泛红。
      「你们不是夫妻吗?按理说,互看裸体,不是理所应当吗?」
      「混蛋!哪有……哪有这样看的!!」
      爱宕双眼里的怒火似乎随时能融化黑夜姬,但脸颊上的那两行泪痕,还是出
    卖了她心底的恐惧。
      「别废话了,黑夜姬。」
      明明是新生的黑翼,地位却仿佛比黑夜姬更高。
      「啊哈……是是是……唉,作为独立的舰载机复生,果然是独一无二的至高
    地位呢,酸死我了。」
      听着黑翼的指挥,黑夜姬悻悻地走到操作台前,操作着牢房里诡异阴冷的仪
    器。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束缚爱宕的铁架缓缓移动起来,莫名的恐惧笼罩着她的身心。
      「给你两个选择。」黑翼走到爱宕身边,冷漠无情的声音里,透出一股绝对
    不容反驳的气势。
      「第一,和你的提督大人一起死。」
      「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你们伤害……啊!!」
      一记耳光落在爱宕柔软的脸蛋上,留下一片鲜红的痕迹。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可恶……我……我死……让我死,求求你们……放了提督大人……」
      但是黑翼只是冷笑一声,似乎并没有接受爱宕的提议。
      「第二,他活,但你要接受我们的实验。」
      「实验……」
      看着黑翼深不可测的瞳孔,爱宕嗫嚅着双唇,然后一咬牙,答应了黑翼的条
    件。
      「呵……为爱情这种东西,值得吗……」
      黑翼撩了撩自己沾着海水的黑色的发辫,走向黑夜姬身边,伸出自己的手,
    放到控制台上,识别着自己的身份。
      伴随着机械嘎吱嘎吱的响动,爱宕头上慢慢落下一个玻璃罩子。罩子落下,
    爱宕身上的束缚也被解开。
      爱宕蜷缩着身子,尽量遮住自己因寒冷而挺立的乳头,和稀疏阴毛之下的柔
    嫩小穴。
      「提督大人……」
      隔着罩子,爱宕看着疲惫的提督大人,两人四目相对,却像是远隔天涯。
      「啧……恶心……」
      看着爱宕和提督大人的深情,黑翼却像是吃了虫子似的,恶心不止,在身份
    核验之后,朝着控制按钮狠狠砸下。
      「喂喂……轻点啦……修理的工作可是我负责的啊……」
      …………
      随着黑翼的敲打,爱宕头顶的管道里慢慢传来异样的响动,片刻之后,管道
    中涌出股股漆黑的粘稠物,像是软化的果冻,落在了爱宕身上。黑色的粘物粘在
    爱宕白皙的玉体上,黑白之间还突出了两颗粉嫩的乳头。鲜明而淫乱的对比让黑
    翼和黑夜姬都感觉感觉心神一荡。
      「这是……什么……好恶心……」
      爱宕拼命用手拂去身上的粘液,但粘液却像是有生命一般,落下之后又开始
    慢慢蠕动,循着爱宕的气息,朝着爱宕爬去。
      「别挣扎啦。」黑翼靠在玻璃罩上,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爱宕,「你不会以
    为原罪之聚,是这么轻易就能摆脱的吧?」
      「呃……恶心死了……!什么……原罪之聚……!」
      黑色的粘液像蠕虫一般攀附在爱宕的身体上,一边蠕动着,一边缓缓渗入爱
    宕的皮肤里。微微的刺痛在身体上蔓延开来,爱宕紧缩着身子,咬紧牙关。
      「她……真的会变得和我们一样吗?」
      黑夜姬凑到黑翼身边,小声问着。
      「会的……那位大人说了,只要原罪的力量足够大,她们,也会和我们一样
    的。」
      玻璃罩中的爱宕隐约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心头一震,如果让自己变成像深海
    栖舰一样堕落的存在,那不如,让自己直接去死好了。
      「喂,不要用那么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看着我们呀。」黑翼一边敲打着玻璃
    罩,一边看着里面似乎想要寻思的爱宕,「你死了,他也活不了哦。」
      是提督大人……爱宕身上的原罪之聚渐渐变得坚固起来,在不断和爱宕的身
    体融合。爱宕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灵魂深处仿佛有另一个声音在诱惑着
    自己:「来吧,我的女儿,张开你淫靡的双腿,让你的爱人,看着你最耻辱的模
    样吧。」
      原罪之聚一边紧紧吸附在玻璃罩上,一边用力提起爱宕的身体,用力拉扯着。
    无论爱宕怎么挣扎,漆黑的粘液都会死死拽住爱宕。
      悬在半空中的爱宕,慢慢被拉开了双腿,稀疏柔软的阴毛渐渐黏上了原罪之
    聚,湿乎乎的阴毛之下,是略显干涩的粉嫩小穴。
      「嘁,大意了……居然到现在还没反应嘛……」
      黑翼咬了咬手指,似乎并没有意料到,爱宕的意志居然如此坚定,竟然连生
    理上的反应都能控制住。
      「黑夜姬,加大剂量!」
      「啊?!可是……呃……量太大的话……」
      「给我加!」
      在黑翼绝对严厉的指挥下,黑夜姬再度启动仪器,向爱宕身上淋上更多的黑
    色粘液。
      新鲜的粘液兴奋的涌上爱宕柔软的玉体,像是无数发情的野兽,拼命吮吸着
    爱宕的每一处肌肤。
      伴随着阵阵白雾,粘液加速向爱宕体内浸透着。可黑翼预料中中的转化并没
    有出现。
      「可恶……直接进入体内啊!就像对我一样!」
      听见黑翼的嘶吼,粘液像是明白了指令一般,宛如开水般沸腾起来,向着爱
    宕的小穴和嘴巴涌去。
      「呃啊……咕咕噜……不要……咳……啊……」
      兴奋的粘液冲向爱宕的小穴和嘴巴,不断向爱宕体内灌入。干涩的小穴完全
    阻拦不了湿滑的粘液,股股粘液奔涌着,冲破了爱宕薄弱的处女膜。
      然而还来不及为破处的痛苦哀嚎,粘液就占据了爱宕的口舌。巨量的粘液竟
    然不可思议地冲进了爱宕的肚子里,却丝毫没有胀大爱宕的肚子。
      裹挟着处子血的粘液在爱宕子宫里汇聚,压缩,和肠胃里的粘液呼应着,然
    后不断挤压,膨胀,慢慢渗过子宫壁和肠壁,在爱宕的腹腔里彻底交汇,释放开
    来。
      渐渐的,粘液包裹着爱宕的身体,在半空中汇聚成一个黑色的蛹,粘液越聚
    越拢,逐渐提炼成罪恶的精华,不断腐蚀着爱宕最后的心智。
      「提督……大人……对不起……我……」
      黑蛹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跃动着新生命的脉搏,爱宕最后的人性也渐渐
    熄灭,隐约可见滴滴眼泪,在和提督做着最后的告别。
      劈……啪……劈……啪……
      并没有等待许久,黑蛹上渐渐出现几道裂纹。片刻之后,伴随着破裂声,黑
    蛹像是玻璃一般破碎开来,而中间,正是,获得「新生」的「爱宕」。
      这时的爱宕,正被几缕黑色的粘液悬挂在空中,身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姿势:
    双腿被拉扯成一字马,上身后仰弯曲的幅度令人咋舌,嘴巴竟然直接含住了自己
    的小穴,嘴角不断有稀薄的粘液滴下。鼓动的腮帮,像是嘴巴在吮吸自己小穴里
    的粘液一般。
      「成功了……色欲的女王……!」
      黑翼扶着玻璃罩,渐渐屈膝,跪拜下来,眼里满是崇敬与惊喜。而一旁的黑
    夜姬,则在爱宕身上感受到巨大的威压,也在黑翼的身旁,颤抖着跪了下来。
      咕……咕……噗!!
      「呃啊!!~ 」
      伴随着一阵呕吐,爱宕的身体终于得到了解脱,被渐渐失去活力的原罪之聚
    彻底释放。
      哗啦!原本坚固的玻璃罩被爱宕轻易的震碎,赤裸的爱宕慢慢踏着黑翼与黑
    夜姬的身体,走了下来。
      「提督……大人……」
      金色的头发变成漆黑,眼中布满黑色的「血丝」,四肢的皮肤上涌动着黑色
    的细丝,「爱宕」呼喊着爱人,走到了爱人身边。黑色细丝游走在「爱宕」的身
    体上,慢慢扭曲着,变化着,汇聚着,覆盖在「爱宕」身上,变成了「爱宕」的
    新装。
      「这份……爱意……真是让我,怀念呢……」
      「爱宕」的眼角缓缓滑落一点眼泪,但刚刚落出,就被从燕窝里伸出的黑丝
    吸了回去。
      「可是……为什么……你对我……没有……一丝反应呢?」
      微皱的眉头,轻佻的眼神,「爱宕」原本素白的玉足上,慢慢被黑丝汇聚出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坚硬的鞋底踩在提督的疲软收缩的肉棒上,隔着裤子,旋转
    着,摩擦着,挤压着柔嫩的包皮。
      被封住口舌的提督只能用嗓子发出痛苦的呜咽,任由自己的「妻子」蹂躏着
    自己身体最脆弱的部分。
      「怎么,亲爱的,是我对你的服侍,不够让你满意吗?」
      「爱宕」的双腿上,黑丝飞快的跃动着,交织着,渐渐在「爱宕」腿上编织
    出一双顺滑黝黑的丝袜,反射着诡异的亮光。
      「你最喜欢这些了,是吧?」
      「爱宕」半跪在提督身前,拉开提督的裤链,用手从提督的裤裆里,拉出那
    根已经有些红肿,被磨破皮的肉棒。「爱宕」膝盖微曲,把提督的软棒夹在自己
    的大小腿之间,轻轻地挤压着,摩擦着。柔滑的质感和「爱宕」火热的体温,本
    该让提督的肉棒坚挺起来,但此刻的提督,看着「爱宕」双眼之中弥漫的黑雾,
    恐惧与绝望,牢牢压制住了生物的本性。
      感觉自己腿上的肉棒丝毫没有变化,「爱宕」露出一副悲伤而愤怒的表情。
      「真是对不起,亲爱的丈夫,我……我本不该……这么……对你的……」
      「爱宕」捧起提督恐惧的脸庞,张开嘴,稀薄的黑雾从「爱宕」的嘴里飞快
    的涌向提督。「爱宕」解开提督的嘴上的束缚,还不等提督发出惊恐的嚎叫,黑
    雾就钻进了提督的身体里。
      提督的身体扭动着,抽搐着,痉挛着,口水从嘴里洒落在,挂在裤裆间的肉
    棒摇晃着,满满的,从疲软,变得坚挺,紫红色的龟头冲出包皮,变得鼓鼓胀胀。
      「给……我……呃……给我……爱宕……」
      缕缕黑丝在提督眼中蔓延,提督的身体越来越热,皮肤上涌上一层淡红,马
    眼上不断涌出透明的粘液,整个人就像是发情的动物一般,散布着自己的气味。
      「爱……宕?这是……我的……名字吗?……」
      「爱宕」眼中的黑丝似乎被什么力量震开了片刻,但转瞬间,就再度侵蚀回
    去。
      「啊……是……曾经的……呢……」
      「爱宕」似乎回忆起自己恶堕之前的样子,蹲在提督身边,微微侧着头。
      「可是……这个名字,爱宕,不喜欢……就叫我……雾姒……吧……」
      捧着提督扭曲的脸,雾姒把自己丰硕的乳房凑到提督嘴边。饥渴的提督伸出
    双手,紧紧抓住雾姒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粉嫩的乳头上,甚至喷射着乳白色
    的乳汁。
      闻着雾姒的奶香,提督张开了嘴,含住雾姒的乳头,一边吮吸柔软粉嫩的乳
    头,一边品尝美味的乳汁。
      「啊哈……提督……请……轻一点……弄疼妾身了……」
      雾姒一边抱着提督,看着提督像饥饿的小孩吮吸自己的奶水,一边用手握住
    了提督滚烫坚挺的肉棒。
      雾姒的手上,黑丝穿梭着,慢慢变成了一只黑丝手套,光滑的手套紧握住提
    督的肉棒,上下揉搓着,时而捏住龟头,放在掌心里按压;时而手指扣着冠状沟,
    微微用力,用指甲扣弄提督的敏感处。
      提督的肉棒越来越硬,不断颤抖着,隐约有喷射的迹象。雾姒松开提督的肉
    棒,把满是粘液的手放到鼻尖用力的嗅闻着。
      「臭臭的,腥腥的,粘粘的,好棒,是提督大人的味道!」
      雾姒的脸上满是潮红,兴奋地伸出舌头舔舐着手套上的粘液,然后用湿滑黏
    腻的手,再度握住提督的肉棒。
      殷红的肉棒被雾姒抹得晶莹,柔软的手指握住肉棒上下撸动,片刻之后,股
    股黄色的浓精尽情地朝着雾姒的身体喷洒出来,半软的精块挂在雾姒潮红的脸蛋
    上,缓缓滑落,掉在雾姒的雪白的乳房上,慢慢落进提督的嘴里,被癫狂的提督
    混着奶水,一起喝了下去。
      雾姒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的精痕,咸咸的,腥腥的味道,让雾姒浑身一颤。
      「啊……啊……是精液……是精液的味道……!!」
      喷射之后的肉棒,却丝毫没有疲软的迹象,依旧摇晃着,挺立着,些许精液
    还沿着肉棒缓缓滑落。
      雾姒坐到提督身边,伸出修长笔直的玉腿,把自己一双散发着微酸诱人气息
    的玉足凑到提督肉棒旁边。原罪之聚变成的高跟鞋飞快的散去,渗入雾姒的体内,
    只剩双腿上的顺滑黑丝。雾姒的双脚一前一后,脚底拖着脚背,夹住了提督的肉
    棒。温热柔软的脚底抚摸着提督的肉棒,光滑的丝袜粘着精液,慢慢在双脚之间
    摩擦出片片白色的腥臭泡沫。
      「呵呵~ 提督大人……真是……持久呢~ 」
      比起提督胯下的肉棒,雾姒的乳房,仿佛才是个无穷无尽的产奶机器,不管
    提督怎么吮吸和揉捏,里面的奶汁似乎都取之不尽。甜美的奶汁顺着提督的嘴角
    漏出,滴落在雾姒雪白的玉体上,留下道道香甜黏滑的痕迹,和雾姒身上分泌的
    咸涩汗水混合在一起,散发出诡异而催情的气味。
      「啊哈~ 对,提督大人……啊,好会玩……妾身……啊哈~ 」
      提督不知什么时候,把手放到了雾姒裸露的胯下。原本胯下稀疏的阴毛,不
    知什么时候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连毛根都一点不剩。放眼望去,雾姒的私处,粉
    嫩,洁白,光滑无毛,宛如孩童般,纯洁的样子里,却不断涌出着酸涩淫荡的汁
    液。
      提督的手指,飞快地在雾姒的粉嫩淫穴里抽插着,一根……两根……三根…
    …越来越多的手指插进了雾姒的淫穴,雾姒却像丝毫没有不适,柔软和富有弹性
    的淫穴,温暖的包裹着提督的手。淫液沿着提督的手,落了满地,淫荡的味道不
    断挥发着,又钻进了雾姒的鼻子里,刺激着雾姒的神经,让雾姒的淫穴更加卖力
    的吮吸着。
      「更多啊……啊哈……大人……妾身……想要……更多……噢!!!」
      听着雾姒淫乱的叫喊,提督的呼吸越来越重,身上的汗液似乎都散发着情欲
    的味道。提督四只手指伸进雾姒的淫穴里,不断抽插的同时,按压抠弄着雾姒的
    G点,拇指还不停地在粉嫩的阴蒂上摩擦按压,从内到外蹂躏着雾姒的淫穴。
      原罪之聚渐渐在雾姒淫穴的皮下聚集着,涌动着,雾姒淫穴的每一寸肌肉在
    原罪之聚的控制下,用着各不相同的节奏吮吸着提督的手指。仿佛能品尝出插入
    物一般,雾姒的淫穴似乎像发起抗议一般飞快的颤抖着,想要挤出提督的手掌。
      「妾身……不够呀……多……给我更多啊……提督大人!~ 」
      淫穴不受控制地痉挛着,雾姒的淫欲越来越旺盛,却苦苦得不到满足,只能
    夹紧双腿,飞快的揉搓双脚之间的肉棒,感受着脚底肉棒的火热,想象着肉棒插
    入淫穴,欲望被填满的欢愉。
      伴随着雾姒双脚揉搓的加速,提督的肉棒再度颤抖起来,硕大的龟头微微收
    缩着,马眼一张一合,为即将到来的喷射准备着。
      「来吧~ 亲爱的,射给我,我是你淫荡的精液厕所,射满我吧~ !」
      提督的身体颤抖着,牙齿咬住爱宕的乳头,乳汁在嘴里喷溅着,一圈淡红色
    的牙印烙在粉色的乳晕之外。一只手快速而颤抖地在雾姒的淫穴里捣弄着,淫液
    顺着手掌四溅,落得满地湿滑,另一只手揉捏着雾姒柔软的腰身,抓捏着雾姒腰
    间的软肉。
      「射吧!亲爱的!射给我!快给我!你的精液!都射给我啊!」
      伴随着雾姒下贱的渴求,提督的肉棒再次喷射出黏着的纯白精液。雾姒的双
    脚紧紧夹住提督的肉棒,酸涩的脚掌压住龟头,精液全部被雾姒的脚掌拦住。雪
    白的精液顺着雾姒的黑丝足底缓缓滑落,流到双脚之间。雾姒夹紧双脚,揉搓着
    微微发软的肉棒,摩擦着腥臭黏着的精液。
      白色的精液在雾姒的揉搓下变成一团团腥臭的泡沫,在双脚的挤压下,从脚
    缝之中溢出,沿着雾姒湿滑的脚跟滑落下来。
      连续发射两次的提督气喘吁吁,身体不断地颤抖,虚弱的样子像是被抽空了
    灵魂。
      「亲爱的……怎么就停了呢?妾身还想要啊!哈哈哈哈哈……妾身,还不满
    足啊!!!」
      雾姒用手指从自己的脚底抹上一抹精液泡沫,放到嘴里吮吸着。吃下精液的
    雾姒,整个人就变得疯狂起来,眼里流出了黑色的眼泪,一把推翻了提督,坐到
    了提督身上,抓着提督半软的肉棒,朝着自己正在喷洒淫液的淫穴里塞去。
      雾姒的淫穴微张着,蠕动着,穴口嗫嚅着,两瓣阴唇慢慢包裹住提督的肉棒,
    吮吸着,朝着淫穴深处吸去。
      「不行,不可以!!我的男人,不能软下去啊!!」
      握着提督半软的肉棒,雾姒发出不满的喊叫,淫穴里伸出几缕黑色的丝线,
    盘绕着提督的肉棒,朝着睾丸爬去。黑丝在阴囊上徘徊片刻,然后像寻获猎物的
    猎手,兴奋的挺立起来,接着变得坚硬,刺入了提督的睾丸。
      「啊啊啊!!!……」
      剧痛从提督的下身传来,然而,提督发出片刻哀嚎之后,就再也感受不到痛
    苦,转而,一股汹涌的性欲,仿佛从睾丸里喷涌而出,沿着自己的身体,直冲大
    脑。
      提督的半软的肉棒飞快地挺立,皮肤下的血管里涌动着滚烫的血液,肉棒变
    得比之前更加的粗壮火热,两颗睾丸渐渐膨胀,撑大了阴囊,阴囊不断鼓动,从
    马眼里持续不断的喷射着精液。
      「对!精液!我要精液!啊哈哈!填满我吧,亲爱的!!呃啊!!」
      一手握着喷涌精液的肉棒,一手捏着自己喷洒着乳汁的乳房,雾姒扭动着自
    己肥大的白嫩屁股,摇晃着两瓣湿滑粉嫩的阴唇,把提督巨大火热的肉棒塞进了
    自己滚烫的淫穴里。
      「啊啊啊……是提督的肉棒,是提督的精液!请灌满我吧,提督大人!~ 」
      雾姒的大屁股软软的,白白的,压在提督身上,挡住了插入淫穴的肉棒。雾
    姒跪在提督身上,不断摇晃着自己的大屁股,淫穴含着肉棒,发出咕叽咕叽的声
    音,淫液混着精液,在雾姒的淫穴里搅拌混合,在肉棒的摩擦下,变成黏着的泡
    沫,从小穴和肉棒的缝隙间溢出。
      殷红的穴肉被巨大的龟头勾了出来,穴肉翻出,带出股股粘液。
      「不行啊……屁股……也好想要呢!~ 」
      雾姒十指紧扣在提督身上,尖锐的黑色指甲扎进提督的皮肉里,渗出鲜红的
    血丝。雾姒趴在提督胸口,舔舐着提督新鲜的血液。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翘起,浅
    褐色的菊穴一张一合,饥渴地等待着另一根肉棒的插入。
      「你……啊哈……来……插满……我的……屁眼……快!」
      雾姒的嘴角淌着黏着的唾液,雾姒回头看了眼黑翼与黑夜姬,淫靡的目光看
    向身材窈窕的黑夜姬。
      「雾姒大人……可我……」
      黑夜姬惊恐卑微的时刻,忽然感觉自己的小穴旁一阵抽搐,然后一阵剧痛传
    来。
      「啊啊!雾姒大人……你……做了……什么……啊……哈……」
      黑色的原罪之聚不知何时渗入了黑夜姬的体内,聚集在黑夜姬的阴蒂附近。
    在雾姒的意念下,原罪之聚悄然改造着黑夜姬的身体,把她微小敏感的阴蒂,变
    成了一根粗大黝黑的肉棒。
      「……雾姒……屁眼……我的……呃……」
      「对……我的屁眼……也是……你的哟……」
      黑夜姬的双眼渐渐失去光芒,慢慢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雾姒身后,抱住
    雾姒的大白屁股,双手掰开雾姒的菊穴,把自己新生的肉棒在雾姒的淫穴外摩擦
    片刻,沾满了精液和淫液,然后用力顶在雾姒的菊穴口。
      「好热……好大……快!插进来!我会赏赐你的……啊……啊啊啊!哈!!」
      黑夜姬的肉棒一插到底,隔着一层肉膜,和提督一起抽插着雾姒的身体。两
    个肉棒时而同进同出,让雾姒在空虚和高潮间飞快地切换,时而此起彼伏,不断
    地填充着雾姒火热的身体。
      「哈……!好棒……但是……啊……还差点……!!」
      即便是身下的两个淫洞都被填满,雾姒似乎依旧不满足。雾姒再度转头,贪
    婪饥渴的目光里,反射着黑翼尚显稚嫩的身体。
      「大……大人……!」
      在黑夜姬面前盛气凌人的黑翼,却对雾姒充满了本能的恐惧,感受到了雾姒
    的目光,又想起被改变身体的黑夜姬,黑翼感觉自己胯下那根还未发育的肉棒有
    些隐隐发凉。
      但黑翼的身体,已然不再受自己控制。在雾姒摄魂的目光下,黑翼慢慢走到
    雾姒面前,脱下了自己裤子,一条白嫩瘦小的肉棒,硬硬的,热热的,流着新鲜
    的粘液,粉嫩的龟头,诱惑着雾姒。
      「啊哈!过来……让……我让,尝尝……唔!!」
      雾姒一口含住面前那根小肉棒,然后慢慢张嘴,吞下,连柔嫩的肉袋也一并
    含进嘴里。雾姒吮吸着龟头,咀嚼着肉棒,牙齿轻咬阴阴囊的根部,舌头兜着阴
    囊,来回滑动按压,轻轻地撩拨着。
      「啊啊……雾姒……大人……唔……您的嘴巴……ha……」
      刚刚复生的黑翼,还是个年轻的「处男」,敏感稚嫩的肉棒,在雾姒灵巧的
    舌头下和湿热香软的嘴巴里,很快就濒临了喷射的临界点。
      「唔……射……嗯……给我……童子精……唔……快……!」
      感受着嘴里小肉棒越来越坚硬,抖动得越来越频繁,雾姒也知道,鲜美的童
    子精,就快被自己得到了。
      「啊啊!!!大人……我……!啊!!!」
      黑翼紧紧抓住雾姒的头发,用力挺弄着自己稚嫩的肉棒,小小的肉棒用力插
    入了雾姒的喉咙,刚刚摩擦着雾姒咽喉的软肉。些微干呕的感觉和口中淡淡腥臭
    的精液一同刺激着雾姒的神经,雾姒全身的肌肉都紧缩起来,淫穴和菊穴也一并
    收缩,不断地颤抖,狠狠吮吸着里面的两根肉棒。
      「哈……大人……呃……我……啊……」
      射精之后的黑翼瘫软在地上,肉袋里的睾丸还在不断抽出,柔嫩的肉棒没有
    软下,而是不停地涌出清澈的粘液。
      「嗯哼……好好吃……啊……~ 」
      雾姒用手指刮着嘴边的精液,然后认真吮吸着手指上的精液,满脸都是满足
    的样子。
      「雾姒大人……我也……啊……快……挺不住了……!!」
      黑夜姬的肉棒被雾姒的菊穴紧紧夹住,肉壁不断按压摩擦着,火热的直肠狠
    狠吮吸着黑夜姬新生的肉棒,榨取着里面涌出的粘液。
      黑夜姬感觉后背不断有酥麻感蔓延开来,肉棒顶端有快感不断的汇聚。黑夜
    姬抱着雾姒,压在雾姒和提督身上,双手捏住雾姒的双乳,不断挤出里面的乳汁,
    腰背飞快地抖动着,肉棒持续不断地冲击着雾姒的菊穴,把柔嫩的穴肉都操翻出
    来。
      「对!不!起!大!人!……啊啊!!」
      黑夜姬的身体高高拱起,捏着双乳的手停了下来,整个人不停的,随着肉棒
    颤抖起来。股股浓精汹涌着,灌入了雾姒的菊穴。满溢的菊穴来不及深入肠道,
    从菊穴和肉棒的缝隙里慢慢挤出,沿着雾姒的大白屁股,流到了提督身上。
      黑夜姬射完之后,整个人筋疲力尽,雾姒稍微抖动了下身体,就摔倒在一旁,
    痴痴地喘息着。
      「亲爱的……只有你……才愿意……陪我到最后,对吧?亲爱的?!」
      雾姒一边摇动着还在流淌精液的屁股,一边趴在提督身上,舔舐提督的脖子,
    眼里流出黑色的眼泪,似乎在为提督的「忠贞」而感动。
      这时的提督,只能发出机械地喘息,疲软的身体,只剩肉棒还是硬的,任由
    着雾姒坐在身上,榨取着最后的精液。
      咕叽,咕叽,提督终于在雾姒的淫穴里射出最后的稀薄的精液。
      「亲爱的……人家……还没……高潮哦……!」
      趴在提督耳边的雾姒,忽然睁开双眼,眼神里的饥渴、贪婪,狰狞,混杂在
    一起。雾姒张开嘴,一口咬住提督的颈动脉,黑色的丝线灌入其中,吮吸着提督
    最后的生命力。
      伴随着提督身体的干枯,雾姒似乎感受着自己的欲望在逐渐的满足。
      终于,在吸干最后一滴之后,雾姒的淫穴里,开始喷洒着透明的淫液,冲洗
    着里面,提督残余的精液,整个地面,湿滑黏腻,散发着淫靡的腥臭。
      「提督……大人……」雾姒在提督的干瘪的嘴唇上,留下最后一吻,「我,
    一直都在,爱着你哦……」
      抚摸着自己小腹上浮现的粉色淫纹,雾姒的肚子里,似乎有新的生命,正在
    跃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